ca88亚洲城娱乐,ca88亚洲城娱乐平台,ca88亚洲城官网

位置:ca88亚洲城官网 > 时尚潮流 > 正文 >

孙宏斌:被称作“孙疯子” 但自认为是个理性的人

2017年07月18日 14:08来源:PingWest

2007年年关,创业失败者孙宏斌坐在人民大会堂里。作为顺驰地产的创始人公开叫板万科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切的变故来的太突然——面对老牌地产商的剿杀,顺驰从全盛走向崩盘只用了三年。

输掉一切的孙宏斌心有不甘,据说曾在KTV里歇斯底里地唱崔健的《一无所有》来发泄胸中郁结,一次唱两遍。

要不是有老领导柳传志的提携,2007年的孙宏斌,这种已被中国主流商业界“盖棺定论”了的失败者,怕是无缘招商银行这种规格的答谢会。

中国第一代创业前辈柳传志在席上对小孙语重心长地说:“你做企业别的都挺好,就是有一点,太急躁了。如果把心态稳一稳,我相信你能再次起来。”

这话柳传志在顺驰风头最盛的时候就托人和孙宏斌说过,孙宏斌当时杀红了眼没听。这一回小孙不置可否,然后就真的从中国商界消失了几年。

不过,柳传志看人没走眼。销声三年之后,2010年孙宏斌带着他的融创中国重回地产界——10月7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孙疯子”回来了。

2016年,王健林凭借一首《一无所有》红遍微博,大家都称赞说他是被商业耽误了的歌手——“明明是我先唱的”,孙宏斌转过年就把万达文旅买了。

融创以631.7亿的价格,从万达手里收购了万达13个文旅项目以及76个酒店,因为金额巨大,孙宏斌又一次走到台前,更是引发了外界的各种猜测——“孙宏斌何许人也,投了乐视收万达”,“万达的逻辑在什么地方?”、“这小子是什么背景?”

当孙宏斌的各种过往从点连成了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惊天大逆转的电影剧情。孙宏斌看起来性格倔强,他当年有过很多豪言壮语,今天为外人所叹的这些惊人举动,可能早就在脑子里演习了一万遍。

但孙宏斌却说自己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

“不知妻美刘强东,普通家庭马化腾,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王健林……”在这个顺口溜还没过气的档口,孙宏斌成功挤了进去:“理性投资孙宏斌。”

孙宏斌的“互联网”思维

1994年出狱后,柳传志和孙宏斌在新世纪饭店楼顶上的那家川菜馆吃了午饭。

他告诉柳传志自己准备做房地产代理,柳传志问他:“你行吗?有什么优势?”他便将自己的设想和盘托出。柳传志说:“如果要什么的话,我个人,包括李总,包括张总,我们以个人名义入点股,投点钱……”

柳传志惜才,孙宏斌就是那个大才子。大败局里吴晓波对孙宏斌也有一段描述——孙宏斌25岁就被柳传志定为接班人,后因其野心太大,被柳亲自送进大狱,出来后,又被柳认为是唯一的朋友,并给了50万元的启动资金,认为孙是“能一眼把产业看到底的人。”

50万元,顺驰地产中介诞生。

随后是顺驰对地产圈子风卷残云般的突袭。

2003年9月,石家庄一块地块拍卖,顺驰一名工作人员当着河北最大开发商卓达集团老总的面以超出接近2亿的价格将其击溃——卓达老总报价4.25亿,顺驰这名工作人员叫价5.97亿。顺驰成了土地市场的“搅局者”。

2003年12月,顺驰正式走到台前。在华润等巨头面前,起价高达4.3亿的北京大兴黄村地块,北京土地“第一拍”,顺驰一鸣惊人,孙宏斌带着9亿的天价将其收入囊中……然而,顺驰的疯狂也才算刚刚开始。

孙宏斌当时的战略其实就是——以地块为核心迅速做大规模。

为此,孙宏斌也与地产界的标志性人物万科王石结下梁子——2004年1月,一块被王石看中的苏州工业园地块,又却被顺驰以27.2亿夺走。孙宏斌继续他的疯狂。



铁打的孙宏斌,流水的财经记者。“你哪来那么多钱”这个问题,孙宏斌在14年前就被问烦了,答案也写在当时的报道里。

 

孙宏斌并没有三头六臂,他其实当时做的策略很简单——控制付款周期以及加快回款速度,以此来平衡现金流。有媒体曾报道过他如何调整节奏:

“比如表面上花了上百亿买地,但购地款的支付时间都不一样,完全可以先后错开。一旦地到手,孙宏斌只有一个要求——快:快速销售、闪电回款、火速开工。设计招投标要三个月?不行!给设计院打电话拿现成图纸;地里还是草?赶紧!上午盖售楼处下午开卖;房子施工要一年?那哪成!告诉施工队三个月必须完工……靠着逼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外加财务部一周一次调配预算,顺驰竟然扛了过来。这道理同行都懂,但没人会像孙宏斌那样,敢把自己往死里逼。”

顺驰从做房地产中介起家的,对比当时其他地产商有非常大的信息优势。顺驰进军一个城市之前,会先把中介业务推进去摸清市场基本盘。同时以信息为导向,去孵化楼盘以外的附加价值——这与互联网时代来临万达搞的商业地产生态圈可以说是一样一样的了。

但毕竟那个时代还没有互联网,信息的不对称和资源整合也没达到能赋予融创更多价值的地步。最终,顺驰死在了对于信息误判的疯狂扩张上。

融创中国从一开始,孙宏斌就说要最大限度的避免再走上一条顺驰式的崩盘路。

然而,孙宏斌似乎也走进了另外一个极端——一段时间内,融创没有了任何顺驰式疯狂扩张的影子,规规矩矩,对比一些新锐地产商甚至有些低调的过分。但他也时常会陷入纠结,2011年媒体采访孙宏斌时——“我现在比较纠结的是,我们去买地,负债就会上升;我们不买地,就错失了购买良地的大好机会。”

面对曾经的自己,他内心应该还是痒痒的。

在乐视和万达之前,融创中国的成绩已经远超顺驰顶峰,但真正再次走到地产行业外,走到公众面前,还是2017年以来的这6个月。

直到今天,孙宏斌依然希望做着核心地产生意,继续拓展地产的边界,实现产业联动——这是顺驰没做成的,万达正在做的和融创即将做的。

面对乐视的理性和冲动

“我其实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江湖上都说我激进,我真的不是一个激进的人,我骨子里是一个偏理性的人,厌恶风险,自己开车很慢,不允许司机开快车,过马路一定等人行道绿灯。之所以被认为激进是因为我觉得没想好的事坚决不干,想好的事就坚决果敢的去干。朋友说人有不知死和不怕死之分,我应该是不怕死的。”

本文地址:/article/12279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